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篇小说选刊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5249|回复: 2

龙舟 (连载三)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0

好友

278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4-2-7 10:02:2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大玲 于 2014-2-7 14:38 编辑

       几天后,万炳还是打听到胖子家里的一些事。万炳一边跟自己说没事,别去管,一边还是忍不住。万炳来应聘的第一天,就把胖子的杯子捏碎了,胖子破格录取了他,胖子一直拿他当武器,生着法子对付业主的腰包。这个胖子,很恼人,但胖子就是胖子,不是恶人。
未标题-1 拷贝.jpg
    胖子的老婆在美国,在美国的老婆已经不是胖子的老婆,而成了一个七十多岁老华侨的老婆。当时说好是假结婚,为了假结婚就得先假离婚。十几年前胖子还不胖,挺瘦的,他不愿老婆走,刚结婚不到一年,恩爱都还远远没够,连孩子也没来得及生一个。但他老婆很坚决,说机会难得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,因为那时恰好有个老华侨愿意帮忙假一下。并不是说假就能假的,得给钱,老华侨当时开口是十五万人民币,中间介绍人还要三万。十八万放在现在胖子都够呛,那时更没有,就把父母留下的房子给卖了。胖子没了老婆,又没了房子,只好从老家出来,到城里打工。
       胖子跟万炳一样,其实也无非是个打工的。
       那天胖子下班走时,万炳借了部电动车跟在后面,一直跟到胖子在夜色中隐入江边那片破烂老棚屋区里。第二天万炳问:你住那边,一下雨路烂叽叽的很不好走吧?晚上运沙船驶过时吵不吵?胖子一怔,凶狠地盯过来。什么意思?你跟踪我了?顿一下,胖子像吃下枪药,暴跳起来,手在空中很用力地劈着。你,他妈的你这个万炳,你说你说你要干什么?
       万炳垂下头,将手中那叠业主缴费纪录簿抖了抖说,我去催款。
       等等!胖子走过来,堵在他前面。你得说清楚,为什么跟踪我了?我是领导啊,是你的首长!这是件很严重的事情,不说清楚就想蒙混过关?说,不说我要处分你!
      万炳摊了摊手,突然笑了。听说你老婆长得非常漂亮,我想跟去看看。
      看到了?
      没有。
      胖子狐疑地上下打量万炳,然后手一甩,鼻腔里重重哧了一声:跟了半天没看到?你怎么这么笨!
     万炳说,因为你老婆不在家,她在美国。
     胖子转了转头,眼四下扫过,大声叫起,是啊是啊,我老婆是在美国啊,她有绿卡,在纽约东百老汇开酒楼啊。
办公室里这会儿除了万炳和胖子外,还有其他几个保安和管理员。有人插嘴说,哎呀,你都华侨了,美元花不完了吧,还当什么主任?胖子很不屑地摆摆手,他说,兴趣不一样,喜欢的制度也不一样。她挣资本主义的外汇给社会主义花,你们问问万炳,万炳,要是你老婆在美国发财,美元一大把一大把地往你手里塞,你会不会再跑到那个鬼地方当二等公民活受罪?万炳身子一扭往外走。万炳说,我没老婆!
       天渐渐热起来了,阳光开始显出重量。万炳站在外面的阳光中,感到燥热。他有点后悔了,不该当众说出胖子老婆的事。在美国的那个女人已经不是胖子老婆了,胖子没老婆,也没了房子。江边那片破棚屋,以前是船民们潦草搭起的,到处污水,苍蝇遍地,臭气扑脸。有新房子后船民搬走,旧屋拿去出租,只有新到这座城市打工的外地人才肯在那里暂且落脚,稍有起色,马上换个地方。胖子一直住那里,证明他一直没钱。
      傍晚下班时见胖子还没走,万炳贴过去,他要请胖子吃饭。这是万炳第一次请人吃饭,但被胖子拒绝了。胖子说,妈的你还没挣到钱,就有胆请主任吃饭了,主任是那么好请的吗?一定要请也轮不到你啊,走,我买单!
       还是在小区对面那家同乐菜馆,点的菜也没变,仍然是炒猪肠、炒花蛤、炒苦瓜以及一碗罗非鱼汤。啤酒也要了两瓶,店里小妹要用起子起瓶盖,胖子手一伸拦住了,抓起酒瓶就递给万炳,大喝一声:开了!万炳顺从地接过,抓紧瓶口,用大拇指往上一顶,盖子发出很结实的一声响,往上跳开,弹了出去。胖子用筷子指着万炳,对小妹说:有他在,什么起子都是废品——认识他吗?他是我们锦绣小区的保安万炳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278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4-2-7 10:14:1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大玲 于 2014-2-7 10:15 编辑

       又来了,胖子改不了的。万炳勾下头,脸颊发热,一抬手将酒瓶重重搁到桌上。
       胖子叹了口气,胖子说,万炳,我头都想破了,没办法。这个小区要管好,只能靠你,你得出山,为小区做出一点贡献。你不能老是这么自私,自私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。
        万炳没有答理,头也不抬。这种夸张句式已经吓不了万炳。
       胖子突然一巴掌拍过来,拍到万炳肩上。胖子说,说你哩,没听到吗?只有人人都献出一点爱,世界才能变成美好的人间。都像你?世界就是地狱!
       万炳扯扯嘴,终于有点想笑。胖子又开始玩花样了,万炳索性仰起脸,看着胖子,他说,什么事?你直说,别绕得这么累。
       胖子很无辜地愣了半天,做出费力思考的样子,然后又叹了一口气。万炳啊万炳,我这么大年纪了,还一事无成。以前是没机会成,现在终于当上主任了,好不容易终于有一个舞台了,如果还无成,你说我这脸往哪儿搁?天下人谁还看得起我?可是,这样的小区叫我怎么一展鸿图呢?那么多业主不配合,你这样的部下又不听话。叫你表演表演,露一手,你都像被我剥掉皮一样恨我,你说我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哎,要不我在小区里组织一个业主子女免费武术培训班,周末时你来教教他们,怎么样?
       万炳说,要教你自己教。
      我会吗,呃?胖子很气愤,我会还用求你?他脸一扭,作出痛苦不堪的表情。万炳啊,我头都想破了,好不容易才想出这一招,你就不能与我同呼吸共命运一次?
       万炳说,你不是已经有龙舟赛吗?
       胖子说,就是没有龙舟赛了,我才又求你。我这个当主任的一次次求你,偏偏你是榆木脑袋!怎么形容你?一个字,骚;三个字,马叉虫——还是骚!你说为什么我命这么不好呢?到处碰到的都是鬼。龙舟赛多有创意啊,心要往一处想、劲要往一处使,最适合我们这个人心像一盘散沙的小区了。如果赛成了,贴一百万我也不会再跟你说这些屁话。可是,原先租下的龙舟人家反悔了,乡下人的脑袋比你还硬还臭,他们怕龙舟租出去沾上晦气。妈的,我们有什么晦气?我们一个个都是这么光明磊落的人,谁晦气了?跟他们就是说不通,他们居然做得出说话不算话的事,简直不是人,太没档次了!怎么办呢?如果去买,当然可以,买一条龙舟,以后年年端午我们小区都可以拉出去跟人比赛,年年都可以加强团结,相敬如宾。可是钱呢?你也知道现在木头有多贵,单那一根龙骨,又要直又要长,两头还要弄出上翘的弧度,没有三四万元能买得来?简直是杀人的价啊!
       万炳说,你不是有美元吗?
       胖子摇了摇头,脸朝到门外。天开始暗了,没暗透,门口那盏招徕客人的大灯已经亮了,灯打到胖子的脸上,那眼突然一闪,闪过的很像是水光。胖子也会有眼泪?但几秒钟后,胖子转过脸,又是原来的胖子了。你什么意思?不等万炳答,胖子手一挥,很铿锵地说,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是讽刺我有钱不肯往外拿,对吧?我告诉你,我是有钱,有美元,大把的美元,可那是我老婆给的,为什么你不拿却要我拿?你拿多少我也拿多少怎么样?
       万炳点了点头,他不是同意胖子的话,而是不愿再跟胖子胡搅下去。刚才胖子脸朝门外时,神情跟平时确实不太一样,胖子是不是真的差点哭了?
       那天晚上从饭店出来后,万炳就去805找许东芳。许东芳正要出去,涂了脂抹了粉,粘着很长的假睫毛,看上去硬梆梆的,眼一眨一眨时,像两排毛刷子被凌空举起,对着虚无的墙刷来刷去。
       万炳闻到了香水味,那味道让万炳有点晕。咳一声,万炳说,我有事找你。
       万炳又说,你一晚上能挣多少钱?一百?三百?我给你三百块钱。

       认识他吗?他是我们锦绣小区的保安万炳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278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4-2-7 10:19:31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万炳在小区大门内放了一张桌。傍晚时,万炳站在桌旁,招呼路过的男业主过来跟他掰手腕,业主可以用双臂,万炳却只能以一只手应对,只要有谁能将万炳手臂掰得晃动一下,万炳就算输。这么做,万炳事先没跟胖子说过,胖子那时正在地下车库跟一个不肯交停车费的业主交涉,听到上面的动静,愣一下,马上大张着嘴跑上来,跑得皮带都松了,裤子往下滑,档都快与膝盖齐了。万炳,你这是干什么?胖子挤进人群,大喝一声,但脸上已经开始笑了,嘴角扯得很高,参差的牙齿一颗颗往外挂。
       万炳眼皮都没抬,冷冷地答,掰手啊。
       一个男业主正跟万炳交手,万炳手臂上一块块肌肉很突兀地隆起,像浮在江面的一个个小岛,他很轻松地站着,上身微俯,手肘支在桌上,根本不费力,就把业主的两个胳膊掰到一边。胖子尖叫起来,整个人像上紧了发条,夸张地鼓掌,上下蹦跳,样子很卡通。胖子说,啊,万炳,妈的万炳你太骚了!不能让他这么猖狂,来,大家都来,人心齐泰山移,我就不信这个小保安能把大家都搞倒。东风吹战鼓擂,来呀,上!
       胖子这么一喊一叫,娱乐性被调动起来,场面开始活跃。万炳没有全胜,他手也曾被掰得晃动过,不多,万炳也不需要多。交过手,万炳心里就有底了,那几个有些手劲的,万炳马上问房号和名字,问得很无意,很自然,对方都不一定有感觉,但胖子感觉到了,胖子当场没有开口,他憋着,一直到万炳结束收摊了,才问,万炳你要搞什么鬼?万炳说,你不是都看到了吗?胖子一把将万炳的胳膊揪住,眉皱起来,很生气。万炳,老实说,你究竟想干什么?以前逼你都不玩,为什么突然自己就玩起来了?啊?说,我命令你说!万炳头一歪,撇一撇嘴。万炳说,你不是要划龙舟吗?我在帮你挑选手。龙舟?胖子手抬到半空,用力往下劈,龙舟划不成了,没有钱,弄不到龙舟!
       万炳半晌不作声,看着胖子。胖子老婆到美国后第二年生下一个儿子。谁的?按时间推算,胖子相信是自己的,但老婆说是老华侨的,然后就搬家,换了电话,无影无踪,再也无法联系。就是说本来是假结婚,结果竟结成真的。胖子的老婆对那边的生活很受用,不肯回头,也根本不可能给胖子寄钱。这些都是许东芳说的,很巧,许东芳的一个客人是胖子中学同学,许东芳没说客人的名字,反正是个老板。许东芳说,你别把人家往外透!许东芳又说,真是个二百五,既然这样了,胖子也可以再娶再生嘛,但他就是不干,谁劝也没用,他说他老婆走时明明说是假的,他老婆不可能言而无信,也不可能看上那么难看的老东西。看不上老东西难道不会看上钱?他傻乎乎的就是要硬挺着,说一定要老婆亲口告诉他,他才肯信。这种事谁碰上了能不郁闷?所以他就整天胡吃海喝,你看他都把自己吃成什么样了。
       第二天傍晚,万炳就开始在小区门口掰手腕了,掰到第三天,万炳收起摊,然后按照问来的那些名单,一户一户敲过门。他说,我们锦锈小区龙舟队成立了,队员算你一个,请一定参加。一条龙舟浆手32人,加上一个打鼓一个敲锣一个舟尾掌舵一个坐龙头放鞭炮,共需36人。万炳把人员名单写在一张纸上递给胖子,胖子眼眶一撑,眼珠子都要丢下来了。万炳,他喊起,他妈的万炳你来真的啊?龙舟呢?没有龙舟划个屁!
       万炳说,龙舟会有的。
       哪里有?呃,简真无组织无纪律,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任吗?太胡闹了!
万炳转开脸,眼落到大门旁那块黑板上。过几天召集那些龙舟队员集训时,启示贴到黑板那儿倒是很合适。万炳瞥了胖子一眼,还是那句话:龙舟会有的。

       龙舟确实有。
       那天晚上在805,万炳进门就递给许东芳三百元钱,他要跟许东芳谈胖子。万炳说,算误工费吧。许东芳把钱接过,想了想又塞回万炳的口袋里。胖子老婆的事她是听来的,没有保留,都说给万炳听。万炳突然冒出一念头,他问,能不能让你这个客人出钱赞助一条龙舟?话音一落,万炳自己也吓了一跳。这个想法很突兀。许东芳怔了一会,最终她还是同意了,当着万炳的面就拨了客人的电话。很嗲的声音响起,拖腔拖调的,鼻音使用很多,眉眼还飞扬闪烁,仿佛说话的人就站在眼前。万炳搔搔头,很别扭,背上像有一队蚂蚁爬来爬去。平时许东芳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,说话也很正常,眨眼间却这么骚,骚得让人头皮发麻。万炳站起,走到门外。几分钟后他再进屋时,许东芳已经放下电话,恢复了老样子。行了!许东芳说,老板卖我这个人情,反正胖子是他老同学嘛,几万块对他是小意思。回头他会把钱打到我卡上,你订下龙舟了,我就把钱取出给你。不过,哎,不要告诉林峰啊,人家要求保密——也要替我保密!我不想卷入。你也知道,胖子讨厌我。
       那天万炳离开805时,脑子嗡嗡嗡的直响,都弄不清是一种什么心情。夜里他也没睡好,隔一会就醒一下,醒一下就往厕所跑一趟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他给阿棍打了个电话,到了中午又给阿棍打了电话。长这么大,万炳从没有单独面对过这么大的事。从老家出来是对的,城里毕竟更锻炼人,一夜之间,万炳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。
       几天后阿棍来了,阿棍不是一个人来,他坐在龙舟上。龙舟是簇新的,刚上了猩红的漆,舟身上还描着粉红的莲花和金黄的飞龙。锦锈小区旁有条内河穿过,不大,但水是流动的,水下还有一些胡子鲶之类不怕脏不怕臭的鱼游来游去。这座城市有四十二条纵横交错的内河,以前更多,以前整座城水流哗哗有声,船来船往煞是热闹。现在河窄了、浊了,还常有一股臭味隐约飘来,但因为突然有一艘龙舟横在上面,河又猛地一鲜亮,河两岸很快就聚来围观的人。
       胖子也来了,是万炳把他叫来。万炳向龙舟招招手,阿棍就跳下来,手里拿一串鞭炮点上。噼噼叭叭声响起,硝烟窜来,将胖子的脸遮得几分朦胧。胖子两只手捏在肚子前搓来搓去,还没回过神来的样子。阿棍大步走到胖子跟前,大声说,我是万炳的爷爷阿棍。又说,龙舟见新主人,就像新娘子见公婆,必须放一串鞭炮招喜纳福,这是我老家的规矩。
胖子没有应,胖子眼睛还是怔怔地盯着河面,盯着龙舟。
       万炳过来,扯了扯阿棍。是万炳在电话里让阿棍帮忙买龙舟的,然后再让阿棍随龙舟一起进城。万炳老家每年龙舟都赛得很凶,也赛出了名堂,曾代表县里参加省里的比赛,而阿棍,从年轻时起,就一直是坐头段的家伙。所谓“头段”,就是坐在第一排的那个浆手。水面还没被破开时,水是硬的,头段下浆的力度、角度与速度,往往决定了整条舟的行进节奏。把阿棍叫来,是要他当教练。万炳跟胖子说自己没划过龙舟,其实是划过的,甚至也坐过头段,但万炳还嫩,阿棍却不一样,阿棍赛了几十年龙舟,都成精了,万一人手不够,阿棍还可以再坐头段代表小区出赛。这件事万炳没有跟胖子商量过,商量了,胖子也不会反对。这个小区就是胖子的命,胖子高声大嗓地活了几十年,结果却把老婆弄丢了。老婆宁肯要那个快入土的糟老头,也不要胖子,万炳想,如果这个老婆站在跟前,自己难保不一拳揍过去哩。
       万炳看到许东芳也站在围观的人群里。万炳冲她笑了笑,但许东芳却没有反应,好像没看到,好像事不关己。
万炳抿起嘴。龙舟来了,他本来应该高兴,心里反而酸酸的有点难受。一条龙舟真的就能治好小区?但既然胖子那么想,就试一试吧,至少试一试。
        这会儿阳光正好,龙舟在阳光下泛出一层新鲜的油光。胖子快步向河面走去,胖子两条腿呈八字摆来摆去,腿内侧的肉被撞得颤颤抖动。这个胖子,这个胖子。万炳也小跑过去,追上胖子。他不知道胖子要干什么。无论做什么,胖子这么胖,都使不上力,而他却可以。来应聘第一天,他就把胖子的杯子捏碎了,他的手那么有劲,他可以帮得上胖子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中篇小说选刊杂志社   闽ICP备10010920号,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216号

GMT+8, 2022-12-5 17:10 , Processed in 0.082737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